我的位置: 淘寶集運香港 > 黨建 > 正文

“賣”鄉愁致富!看黎平縣洋洞村的脱貧新路

  雲霧深山處,山巒疊嶂,山水相連。高山低谷間,蜿蜒盤旋的公路將黎平縣尚重鎮洋洞村各個村寨串聯起來。從高往低看,錯落有致的梯田構成一道靚麗的風景。

  近年來,在駐村幹部楊正熙和村民的不懈努力下,洋洞村古老的農耕文化重新煥發勃勃生機,洋洞村已成為遠近聞名的“世外桃源”。

  “有牛哥”楊正熙(右一)與帶貨網紅在田埂上直播銷售特色農產品。


  為鄉愁前行

  “哞、哞、哞……”初春的洋洞在一聲聲牛叫中醒來。田埂上,青年男女挑着牛糞,朝山上的梯田走去。

  一大早,楊正熙就出了門,到梯田裏看牛棚、看耕牛。

  正月是洋洞青年男女“幫挑”時節。“幫挑”是黔東南地區一項重要的生產活動和傳統民俗:待嫁的侗族姑娘邀約相中的追求者到家裏幫忙挑牛糞,在栽秧前給農田施肥,男方要在勞動過程中接受女方的全方位考驗。

  “現在的‘幫挑’很熱鬧。”楊正熙説,然而在幾年前,隨着勞動力外出打工,農田開始拋荒,“幫挑”的傳統幾近消失。

  洋洞村牛耕部落千牛同耕圖。


  作為村裏的第一個大學生,1994年,楊正熙大學畢業,被分配到黎平縣林業局。因工作成效和能力出眾,他先後擔任林業局副局長、鎮長和鎮黨委書記等職務。

  “逃離貧困的故鄉,是父親對我的期待,也是我最初的夢想。”但是,每次回家,楊正熙發現,家鄉古老的農耕文明正在消失。

  2014年,楊正熙調任黎平縣科技局黨組書記,後又被調到科技部門當科技特派員。這時,他開始四處收集古老的農耕文化物種。為此,楊正熙基本花光了家裏積蓄。“每一個物種都藏有珍貴的牛耕故事,每一粒種子都有獨特的基因和價值,能把祖輩留下的物種保存好,傳承下去,這一切都是值得的。”

  期間,楊正熙先後走遍900多個村寨,收集到近200個農耕文化物種,組織建設了黎平縣種子博物館,其中,僅古老稻穀品種就多達60餘種。

  為民富奔走

  2014年,楊正熙主動向組織申請,回洋洞村擔任駐村幹部。

  巍巍南泉山高,脈脈尚重河長。對“八山一水一分田”的洋洞來説,要發展產業只能“見縫插針”。

  楊正熙知道,要留住鄉愁,除了收集和保護農業物種,更重要的是在保護傳統農耕文化的同時,幫助村民脱貧致富。

  洋洞村容寨貌。


  楊正熙打起了“牛”主意:採用“牛草+牛糞+牛耕+稻魚+水鴨”的傳統牛耕方式種植古老谷種,不用化肥,不施農藥。

  楊正熙動員村裏的黨員和種植大户試種了60畝古老谷種——紫糯谷,並取名“有牛米”。因口感好、香味濃、營養價值高,秋收後的6萬斤“有牛米”均以高出普通大米3倍的價格銷售一空。

  “現在‘有牛米’4塊一斤,去年我賣了3000斤,收入12000塊錢,沒想到在家種田也能賺這麼錢。”靠種“有牛米”增收致富的洋洞村民楊正國説。

  可觀的收益打消了村民的顧慮,越來越多的人加入到“有牛米”種植中來。

  2015年初,楊正熙組織上洋村、下洋村、岑埂村聯合組建有牛農業專業合作社,制定《守農有牛生產律》民俗約法,大刀闊斧地發展起了“牛+稻+魚+鴨”的傳統循環生態農業。

  為鄉村振興啓航

  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森林、村落、梯田、雲海、牛棚、耕牛……把這些元素放在一起,就是一幅美麗的山水畫。

  隨着“有牛米”的持續俏市,越來越多的遊客想“解鎖”洋洞這個“牛耕部落”。

  遊客多了住哪裏?

  楊正熙不走尋常路,不建常規民宿,而是在梯田周邊建起了“牛棚客棧”。“遊客來了可以一邊欣賞山水風光,一邊體驗割草、喂牛、耕田、栽秧、抓魚的農耕生活,晚上就住在我們的特色民居‘牛棚客棧’裏。”

  洋洞村的“牛棚客棧”。


  在楊正熙的帶動下,全村1397户5326人共養殖耕牛1000餘頭,發展水稻田4460畝,坡耕地1375畝,並已全部入股合作社。

  通過“支部+公司+合作社+基地+農户”的組織方式,洋洞村共建起36座“牛棚客棧”,2棟接待中心,開發各類“有牛米”12種。

  截至2020年底,洋洞村傳統牛耕文化生態旅遊已累計接待遊客2.2萬人次,旅遊扶貧產值超3000萬元,社員分紅180餘萬元,有效帶動322户1114名貧困户脱貧致富。

  此外,洋洞牛耕部落生態循環農業還於2018年被評為省級現代高效農業示範園區;作為優秀脱貧攻堅代表,2019年,“有牛哥”楊正熙獲“全國五一勞動獎章”;牛耕部落和“有牛米”多次走進媒體視野、走上央視舞台。

  鄉愁依舊,夢不止步。針對下一步的發展規劃,楊正熙心中早已有了打算:“我們將進一步提升打造牛耕部落,挖掘文化,拓展市場,讓鄉村振興戰略在洋洞村開花結果,村民們的日子越過越紅火。”

  貴州日報天眼新聞記者 華姝
  編輯 孫蕙
  編審 付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