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淘寶集運香港 > 詳情頁今日推薦欄目 > 正文

天眼聚焦 | 空中游覽,換個角度看貴州




夕陽下的牂牁江 工蜂供圖


  空中游覽,一般意義上指的是遊客通過乘坐航空器體驗空中旅遊的觀光服務。但在貴州,依託山地特色,創新旅遊產品與服務方式,使得空中游覽有了更加廣泛的含義。


  飛上天空,鳥瞰大地,這是來自滑翔傘飛行的自由自在;漫步“空中”,行於峭壁懸索,這是勇敢者的遊戲時間;而乘坐索道穿越雲海山嵐,則以更加平易近人的方式使得遊客不再望山長嘆……空中游覽是“旅遊+體育”“旅遊+交通”“旅遊+航空”的創新融合,在豐富了遊客山地旅遊體驗的同時,帶動了旅遊經濟的多樣化組合與相關產業鏈的延伸發展。


  滑翔傘 體旅融合下的飛行體驗


  網友工蜂是一隻有着8年滑翔傘飛行經歷的“老鳥”。説起最初選擇飛行的原因,工蜂直言是為了緩解工作壓力,但當他漸漸地從初學者變成老師傅,隨着氣流在空中盤旋升高,一個前所未有的世界在工蜂眼前打開了。


從空中俯瞰牂牁江 工蜂供圖


  “就像在無人機鏡頭裏看到的那樣,平時熟悉的景觀在腳下越來越小,不同的是天空更藍、雲彩更近,身體像鳥兒一樣自由。”8年來,工蜂飛行的足跡遍佈全國,但他最愛的還是貴州清秀的四季。從初學者的烏當奶牛場、龍里大草原,到六盤水牂牁江、烏蒙大草原、金沙白雲山、息烽西山……天氣好的話,工蜂每個週末都想出門飛一飛,但他最喜歡去飛的地方還是貴定雲霧山。


  “那裏的山不高,是貴州最容易留空的地方。”工蜂告訴記者,“留空”指的是滑翔傘從起飛到降落的時間,業內對於飛行經驗的計算主要是根據“留空”時間。2020年,“老鳥”工蜂在由貴州省體育局與六盤水市人民政府主辦的“翱翔貴州”第八屆牂牁江滑翔傘公開賽上獲得了第二名的好成績。


工蜂在“翱翔貴州”第八屆牂牁江滑翔傘公開賽上獲第二名 工蜂供圖


  普通人想要像工蜂這樣翱翔於廣袤的天際,俯瞰貴州大地,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除了對於飛行的熱愛,更要有過硬的心理素質,良好的運動能力,從學傘考證到裝備購買,都是一筆不小的費用。好在隨着航空運動的發展,滑翔傘飛行基地的建設,更多人可以在基地教練的雙人帶飛下,過一把空中游客的癮。


  在貴州省鵬圖滑翔傘運動俱樂部主任樊小卉看來,有着世界三大滑翔傘聖地美譽的土耳其費特希耶每年都為數以萬計的遊客提供令人難忘的空中旅遊體驗,貴州作為山地公園大省,也具備這樣的條件。“遊客通過資深雙飛教練帶飛,從空中俯瞰貴州的秀美山水,所帶來的視覺感受是極其震撼的。”


遊客通過資深雙飛教練帶飛,從空中俯瞰貴州的秀美山水 樊小卉供圖


  2017年9月,國家體育總局批覆,支持貴州創建全國體育旅遊示範區,為貴州體育與旅遊深度融合、進一步探索新業態、新模式、新動能、新機制提供重要的政策保障。2018年,貴州首創“翱翔貴州”品牌,通過賽事活動讓更多人認識航空運動,從而走近航空運動,創新旅遊業態,助力體旅融合。目前,在龍里大草原、金海雪山、遵義播州區團溪鎮都有滑翔傘飛行基地為遊客提供空中旅遊服務,體驗價格在千元上下。數據顯示,從2020年旅遊復甦到日前,前來這三個基地體驗滑翔傘的遊客已超過6000人。


  “好山好水好服務,我認為是打造國際一流山地旅遊目的地非常重要的一個環節。貴州有很好的自然風貌、山川風景,適合發展形式多樣的户外運動,航空運動正是其中之一。但無論是從硬件上,還是軟件上,貴州都還需要更多提升,才能滿足‘國際一流’的標準。”樊小卉説。


  “空中”漫步 各類極限體驗迅速走紅


  危樓高百尺,手可摘星辰。古人愛築高台,為的是在雲霧繚繞中感受“天上街市”的夢幻景緻。如今,現代文明快速前進,但人們對於在“空中”漫步的願望卻始終存在。


  在貴州,隨着2019年9月一期投資2.4億元的石阡仙人街景區開門迎客,世界上最長的懸挑空中玻璃走廊、懸崖鞦韆、懸崖滑索等空中娛樂項目在網絡上迅速走紅。


石阡仙人街景區


  這些建在“空中”的主要景點,讓遊客旅遊體驗後連連稱絕。其中,世界上最長的懸挑空中玻璃走廊:懸空於550米高的峭壁之上,整體由山體伸出直線長達230米、懸挑91.8米。站在懸挑空中的玻璃走廊上,清晰可見崖底,真可謂人在走,廊在抖,相當震撼刺激。而擁有世界最完整的整體巨石的天然仙人石板街,街長約2000米,寬約88米,其間有一條渡仙橋,由巨型的鋼柱和幾十條鋼索固定住橋身,橋面採用9D玻璃安裝,自帶感應功能。有的路段,遊客踩上去玻璃不僅會出現碎裂效果,更能清晰聽見玻璃破碎的聲音。


  “網紅玻璃棧道很多,但像石阡仙人街做得這樣極致的景點卻也不多,走在上面蠻刺激的。此外,這裏還有很多配套的空中娛樂項目,感覺一網打盡了。”一名廣東的遊客指着不少遊客正在圍觀等候的懸崖鞦韆説。


懸崖鞦韆


  據悉,石阡仙人街的懸崖鞦韆項目,堅固鐵鏈做安全帶,背後固定一條繩索保持擺度。遊客坐在懸崖邊盪鞦韆,可體驗到空中飛人的感受。此外,晴空萬里之時,行走於峭壁懸索木板上,既能感受悠然自得的“仙氣”,又能體驗到空中項目的驚險刺激。


  無獨有偶。在安順,西起關嶺立交,上跨壩陵河水道,東至320國道的壩陵河大橋,不僅是“中國第一、世界第六”的鋼桁架懸索橋,同時正日益成長為享譽世界的空中極限運動聖地。


  自2012年,壩陵河大橋跳傘國際邀請賽成功舉辦,首開中國大橋跳傘賽的先河,創下多個第一。壩陵河大橋每年都吸引着無數世界低空跳傘高手至此,同時,依照大橋特色所開發的空中極限運動體驗則成為了更多體育旅遊愛好者的網紅打卡地。


壩陵河大橋跳傘國際邀請賽 貴州省體育局供圖


  2019年,壩陵河大橋蹦極活動一經推出便刷新了吉尼斯蹦極世界紀錄,以370米的高度,成為世界最高商業蹦極跳設施。而除了跳傘、蹦極,在壩陵河大橋上還可以體驗高空漫步、玻璃棧道、大秋千、溜索等多種高空運動。


  山地索道 空中移動景觀平台


  傲居武陵之巔,歷經14億年的滄海桑田,從一片深海澤國中浮出水面,繼而演變成矗立於喀斯特“海洋”中的生態綠島。2018年,中國貴州省梵淨山在巴林麥納麥舉行的世界遺產大會上入選世界自然遺產名錄。


  山體高聳、溝谷深切、雲霧繚繞、氣象萬千,站在海拔2572米的梵淨山頂,看座座山峯孤懸於雲海之間,一種置身於天空之城的旅遊體驗油然而生。


梵淨山雲海 李鶴 攝


  通常來説,登山靠腳力。想要登上這武陵之巔,萬步雲梯值得挑戰。但近年來,隨着江口山門梵淨山索道的開放,越來越多的遊客選擇乘坐索道這一更具特色的空中移動景觀平台,飽覽山間風景。“纜車的速度快且平穩,天氣好的時候,可以看見小朵小朵的白雲飄浮在山間。”一位常來梵淨山拍照的攝影愛好者説。


  的確,3500多米的索道將上山的行程縮短到了20分鐘,不僅解決了遊客的登山難題,同時提供了欣賞山嶽風光的新視角。更加重要的是,索道的開放減少了遊客在梵淨山的滯留時間,加快了生活垃圾的運轉速度,對世界遺產地保護同樣發揮作用,在以創新旅遊體驗吸引客流的同時,也激活了梵淨山周邊地區的服務業發展。


  “索道開通後,有80%的遊客從江口縣進入景區,使得江口縣的服務業、城鎮業得到了發展,同時也帶動了周邊社區的農家樂、民宿等220多家,旅遊從業人員2.5萬餘人。”江口縣文體廣電旅遊局全域旅遊發展中心主任龍超説。


  同樣以索道為遊客提供新奇旅遊體驗的還有六盤水梅花山。從六盤水師範學院起始到梅花山高爐村終止,沿途經過龍灘大山中繼站、滑雪場中繼站,2018年投入運營的梅花山索道,全線貫穿梅花山旅遊景區,單程總長9.91公里。


  作為目前世界上最長同路徑山地索道,乘坐梅花山索道目前已經成為遊客打卡六盤水市區的必選項目。在廣東遊客蔣女士看來,坐在全景轎箱裏,可以俯瞰城市景觀、濕地公園,高空穿越高原湖泊、峯叢峽谷。“之前在香港大嶼山、海洋公園也乘坐過觀光索道,但乘坐時間都不夠長,梅花山的索道單程大約1個小時,可以説坐得很過癮。”


梅花山索道


  2020年底,貴州印發《關於推動旅遊業高質量發展加快旅遊產業化建設多彩貴州旅遊強省的意見》並指出“積極發展以民族和山地為特色的文化旅遊業,加快推動‘山地索道省’建設”。對於山地大省貴州來説,索道作為前往旅遊目的地的交通工具,不僅擴展了景區的接待能力,有效地保護了景區的生態環境,同時索道也作為一種新興的空中旅遊產品,豐富了遊客的旅遊體驗。


  貴州師範大學二級教授、貴州旅遊協會副會長張曉松表示,貴州山地多,許多景區與山相連,遇山翻山已成為常態,以往只能在山腳望山,在人流中挪步上山,不僅費時、費力,還存在一定安全隱患。索道的修建,讓遊客在體驗和遊樂的過程之中,拉動了整個旅遊經濟的多樣化組合。從這些意義上來看,建設“山地索道省”對貴州旅遊產業化和高質量發展,具有非常大的創新推動作用。


  貴州日報天眼新聞記者 曹雯

 編輯 王小婷

  編審 王璐瑤 王琳